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民办教师从教21年被清退教出近百名大学生

2018-12-03 16:40:24

民办教师从教21年被清退 教出近百名大学生(图)

卸了3小时的货挣了12元

21年以知识教育人,现在用劳力养家亾

曾发文成功修改小学课文的甘肃代课教师惠志敏被清退,在城里打工的他称仍想回到学校教书

□本报孙旭阳北京报道

■对话动机

惠志敏,男,42岁。从1985年起,惠志敏便在甘肃省庆阳市宁县良平乡惠家小学做代课教师。其间,他曾发表过多篇教学论文,并在权威刊物发文修改了小学课文《翠鸟》。今年8月,惠志敏未能通过县里组织的统一招考考试,被清退出教师队伍。 当月,他的女儿被甘肃农业大学录取,因家里没钱放弃。10月29日,惠志敏到兰州打工,曾寻找多份体力工作,均以失败告终。他的遭遇经媒体报道,激起广泛关注。11月7日,本报采访了惠志敏。

一听到汽车喇叭响,我就想回村里

新京报:惠老师您好,现在还在山里搬石头吗?

惠志敏(以下简称惠):不搬了。11月2号上午,我到山里的采石工地上,工头不信我只有42岁,就让我搬一块石头试试。那块石头有70多公斤,我好半天才挪动。后来又干了一会儿,发现这活儿实在干不了呀,搞不好还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放弃这份工作后,我现在到一家教具厂打工。

新京报:是不是觉得跟教师职业比较接近,才做这个工作的呢?

惠:不是,这是老乡替我找的,让我可以有口饭吃。这里随便一个民工都能干,不需要什么文化。

新京报:那吃住条件如何?

惠:我农村出身,吃随便凑合都可以。但住的条件不好,三个人挤一间小屋,连电灯都没有,房子又漏风。老板给了我一床被子,兰州晚上气温低于零摄氏度,我穿着衣服睡还冻得直发抖,根本睡不着。

没钱买被子,也只好先忍着了。

新京报:才来兰州的时候,您就想找体力活吗?

惠:不是,我想找个办公室文字工作,或者是一个民办学校教书。可人家一看我跟个盲流一样,根本就不理我,试了几次,我就彻底放弃这个念头了。工作可以将就,整天蹭脸面可难受了。

新京报:那您来到兰州一个多星期,感受如何?

惠:很不适应。我很不适应大城市的生活,整天可心慌了。一听到汽车喇叭响,我就想回村子里,钻到屋子里读书该多好呀!

那时想,转正了就和考上大学的同学一样

新京报:您是1985年开始做代课老师,那一年高中毕业的呢?

惠:八三年。我复读过两年。

新京报:为什么连续三年都没考上大学?

惠:我外语差。

等到了八五年,第三次高考失败,我已经不再对外语报什么希望了。再复读还要失败,我复读也没用,就回村里当了代课老师。

新京报:当时怎么想的?

惠:好好干,照样可以成家立业。再说,一转正的话,我跟大学毕业的同学还不一样?

新京报:你考上大学的同学,现在都在做什么?

惠:他们都成了公家人了,不论教学还是当官,活得都比我好。我一直留在村里当代课老师,也是为了有一天能转正,能有尊严地站在讲台上,实现自己的理想。现在看来,我想得太简单了。要是能转正的话,以我的教龄,一个月现在能拿1200元的工资,也不用现在跟一群小伙子比力气了……

当代课老师曾让我感到很光荣

新京报:当时你回村里做代课老师,家里支持吗?

惠:很支持,当时这是光荣事儿。再说,一个月45元的工资也差不多。我一边当代课老师,一边还可以下地干活。

新京报:村里人如何看待您的?

惠:当时的代课老师,有不少只上到小学或初中毕业。高中生做代课老师,还比较稀罕,大家都很尊重我,也很羡慕我。21年来,我教出了两代人,大家都喜欢到我家里坐坐,聊聊过去,聊聊孩子的学习情况。这让我感到很光荣。

新京报:当时惠家村小学有多少名学生和教师?现在呢?

惠:我才进学校的时候,学校有250多名学生,9名老师,其中6名都是代课老师。

现在,学校有12名老师,全是公办,430多名学生。

新京报:代课老师超过学校教师的一半……

惠:是呀,我们那地方都是这样,20多年前,我们代课老师撑起了多半边天。现在说清退就清退了!

新京报:那您教的学生中,有多少人后来考上大学的?

惠:大概有七八十人吧。

21年的从教生涯,我问心无愧

新京报:当代课老师期间,又参加一些学习或培训没有?

惠:1995年,我就获得了自考大专文凭。代课老师都比较有忧患意识,争着去考大专文凭。不过,后来看这没什么用。

就因为这个,1996年我本科自考过了两门,就没有再考了。

新京报:那您有教师资格证吗?

惠:心理学和教育学考试,我早在十几年前就通过了。可这没一点儿用,公办老师过了这两门课就可以拿到教师资格证,我们代课的就不能。

新京报:代课老师的待遇与公办老师有何区别?

惠:我们工资只有200元,是他们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没有任何保险和公积金,也没有福利可言。我当着班主任,却拿不到班主任费,就因为我是代课教师。

新京报:你有很多教学和科研成果,上级部门一定会鼓励你吧?

惠:没有。我们代课老师的教学成绩和科研成果,是不能参加县级教育部门组织的评比的。我们只能在乡里、学校里评比。

新京报:那乡里和学校给你发的奖状多吗?

惠:很多,奖状贴满了墙。我刚当代课老师时得的奖状也在,我每次看见就哭(抽泣)……

新京报:你如何形容自己21年的从教生涯?

惠:我问心无愧。取得那么多成绩,我敢说一般的公办教师也很难达到。

幕墙铝单板
能量视镜
野猪捕猎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