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印度药价便宜假药少业内人对中国药价表吃惊

发布时间:2019-03-16 04:21:54 编辑:笔名

印度药价便宜假药少 业内人对中国药价表吃惊

几天前,《环球时报》陪同国内一个访印的朋友在新德里的一家医院看病。医生开了剂量为四到五天的消炎和降压药处方,这位朋友在药店里看到32卢比(1美元约合42卢比)的划价后不禁大吃一惊。他又让帮忙把药店里常用药品的价格问了个遍,结果发现印度药价大约是国内的1/3到1/2。过去十几年中,印度制药业在国际上声名鹊起。许多对治疗艾滋病、癌症等病症有明显作用的新药在西方问世后,几乎几个月后印度市场就会推出同等疗效的仿制品,而且价格往往只有西方药品的一半左右。印度的药品怎么会这么便宜呢?

价格便宜,假药很少

古普塔是站附近一家小药店的老板。当《环球时报》向他询问药店里是否有人会就处方单上的某种药品指定购买进口品牌时,他思考了一下表示,大多数人仍会考虑价格因素,售价低廉的印度国产药卖得会更多一些。可能是由于生产及销售的各个环节都受到严格控制的原因,假药在印度似乎并不多见,而且印度药的“药劲”很大:一些止痛、消炎等常用药往往每天只吃一次就可以,而且药粒体积只有国内药片的1/3左右。

和一些不同社会阶层的民众闲聊时也发现,“重医不重药”是印度社会对健康医疗态度的一个明显特征。上层社会或有钱人往往选择去私立医院看病,找业内比较知名的医生进行诊疗,医院环境也往往像一个度假村那样安静优雅,普通民众则挤在政府医院或者普通社区医院里看病,有时候甚至要排队两三个小时才能看上医生,医院环境很可能破败不堪,甚至卫生和消毒状况都令人堪忧。当然,不同的医生和医院其诊疗费用也有天壤之别,从1000多卢比到几十卢比不等。生病之后到那个医院看病,有没有固定的医生为自己诊疗,都可以被看作是社会地位的明显标志。

如果病人患的是同样的病,那么不同收费档次的医生开出来的处方却基本不会有大的区别,药店里出售的药品也是完全相同。医生在开药时完全根据自己的职业操守来决定,根本不会出现患者要求吃进口药或者让医生开出指定处方的情况。没有了回扣之类的私下交易,医生肯定会想方设法让患者在治好病的前提下尽量少花钱,而普通百姓在发现便宜的国产药同样也能治好病之后,盲目迷信进口药的风气也会逐渐消失。

对中国的药价感到吃惊

距离新德里只有30分钟车程的哈里亚纳邦古尔冈市是许多在印跨国企业总部的集中地,而印度规模的制药企业、年销售额达到13.4亿美元的制药业巨型航母——兰伯西实验室有限公司也座落在这里。

在兰伯西实验室,当《环球时报》提到中国某种磺胺类消炎药每盒售价约合两三百卢比时,一名工作人员惊讶地连呼“不可能”。他表示,以业内同行的经验而谈,药品以这样的价格出现在市场上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定价虚高而形成的产品暴利,另一种则是企业根本不懂得如何控制生产成本。

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兰伯西实验室媒体部经理高拉夫·乔简要地介绍了兰伯西实验室的药物研发与生产流程。在其所属的4个实验室中,共有超过1400名科学家在普通类药品、专利型新药、药品成分分析以及药物作用机制等领域进行研究。一旦某种药品经过临床实验后定型,便可以在其分布于全球各地的药物生产工厂进行投产。

激烈的竞争压力使得绝大多数印度药企将资金投入于扩大生产和产品研发,而不是毫无意义的包装宣传和概念炒作。兰伯西实验室向提供的数据表明,公司每年都会把全球销售额7%的资金用于研发,2007年的研发投入更是有望达到9%-10%。对于实验室里的核心技术人才,公司可以提供厚的工资待遇和工作条件,同时在药物生产和营销环节却又斤斤计较地控制成本,在全球9个国家设立生产工厂便是明显的例证。

国内药品生产企业为常见的市场营销费用在印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按照印度政府的规定,药品不得在公共媒体上进行广告宣传,肆无忌惮来宣传疗效的药品及医院广告更像是一种天方夜谭式的笑话。事实上,由于药品终的市场销售都需要通过医生的处方来进行,患者同样也没有要求医生开处指定药品的权利,因此即使法律允许,厂家在面向普通消费者的媒体上刊登广告也无异于缘木求鱼。“外行指导内行”的情况不存在,制药企业能做的便是获得政府及从业医生的信任,而不是把大量的金钱用在市场回扣以及广告宣传上,药价虚高更是近乎百分之百的市场自杀行为。


异形插件机
昆明方管
网络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