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狂力战神 120 “你个老东西”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7:51 编辑:笔名

狂力战神 120 “你个老东西”

赵寻脸色瞬间大变,直起脖子仰天长啸。

“我的亲娘啊!”

雷霆之力瞬间冲破赵寻身上的树叶护甲,贯穿到赵寻的周身,赵寻整个人又开始不断地震颤,一张xiǎo脸都变得苍白无比。

这雷霆牢狱的雷霆,即使赵寻已经不是次承受了,但是那种痛苦依旧是刻骨铭心。

“好痛,好难受。”

赵寻从稻草地上面爬起来,脑袋还在那里晃,刚刚只不过是被雷霆打了一下,身上的阻雷丹护甲立即就涣散了,根本没有起到多大作用。

骂了两句,只得盘膝而坐,一边调息一边等待第二道雷霆。

一盏茶之后,赵寻身体之中的气息稍微平整了一diǎn之后,他猛然之间睁开眼睛。

“轰!”

第二道雷霆又降了下来,杀猪一样的声音又再次响彻在整个山洞之中。第三道雷霆也是一样,赵寻根本没有什么办法,只能默默承受。

接下来的时间,赵寻只能运转体内灵力,慢慢进行恢复,等他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四个时辰,一天的时间没有剩下多少了,想要修炼,这diǎn时间能够修炼出什么东西来。

按照郁从良先前的叮嘱,赵寻很有可能三年时间都这么过去,终能够提升的境界也就那么一diǎndiǎn,説不定三年时间过后,赵寻得罪的那些仇家都已经是十分强大的实力了,唯独赵寻在这雷霆牢狱之中没有什么提高,説不定,赵寻出雷霆牢狱的时候,也不过才提升了一两个境界。

“那时候,我一出雷霆牢狱,也差不多就是我的死期了。”

在雷霆牢狱的电光闪动之中,赵寻有些无奈地自语道。

当日赵寻可是杀了争天帮的正副帮主,那些帮众可没有什么事,有的是对赵寻更加不会原谅的仇恨,这些人的实力都不怎么差,如果赵寻出去之后,实力并没有多少提高,那就等于去死。

与其出去就是去送死,何必还在这里忍受三年的雷霆惩罚?

赵寻越想心中越不顺,压在大腿上的拳头,不由自主的紧紧握了起来。

“阻雷丹的效果不好,但是多少还是起了一些作用的,从明天开始,我连阻雷丹都没有了,我还能挺得下去吗?”赵寻看着臂弯还残存着一diǎn没有消失的树叶纹路,心中不由地烦躁了起来。

在有阻雷丹树叶护甲的辅助之下,赵寻依旧感觉,在雷霆的惩罚之下,就像要死了一样,阻雷丹已经消耗完了,赵寻现在连辅助的树叶护甲都没有了,那接下来的三年时间怎么度过?

“郁从良是我师父,他可是雷霆牢狱的创造者,应该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去死吧。”

赵寻自己给自己宽慰道,不管怎么説,他都是郁从良的关门弟子,如今柳如不在了,他就是郁从良的徒弟,按理説应该像待亲儿子一样对待赵寻,不会像对其他人那样,铁面无私,多少都应该会开一面吧。

“不对,我都已经关了好几天了,师父到现在都没有过来看过我,他应该并没有将我放在心上,再説,师父不来,他哪里会知道我在这里遭受生命危险?我就算死在这里了,他也不会知道。”

赵寻透过雷霆牢狱的一排细铁柱间的缝隙,看向那隐约透进白光的洞口,心中感觉这一刻无比的失落。

“忍不了了!”

赵寻猛然从稻草地上面爬起来,拳头捏紧,冲到细铁柱的旁边,两脚稳稳踏在地上,运转神秘空间的千狼之力,一拳头像是弹簧一样,瞬间就打到细铁柱上面。

只听轰然一声,在细铁柱的表面闪出一层能量涟漪,那些细铁柱看上去那么纤细,却是没有想到居然这么的硬。赵寻就算是打一座石山,都能够让石山轰然倒塌,而这细铁柱却是纹丝不动。

赵寻已经没有再待在这里的心思了,见一拳不奏效,两个拳头轮流上,但是依然没有什么效果,只不过随着一声声的惊天巨响,那细铁柱之上的能量圈不断出现,但就是没有折断一根,能让赵寻出去。

“师父!”

赵寻咬紧牙齿,对着洞口大声呼喊道:“快放我出去!我不想再待在这里面了!师父!”

声音穿过洞口,回荡在刑罚堂的主峰之上。

刑罚堂院子里,清扫落叶的弟子,抬头望向雷霆牢狱的方向。

而另一座山峰上,郁从良的居所依旧是静悄悄的,没有一diǎn反应。

“师父!为什么不放我出来!”

赵寻咬紧牙齿,双目之中都出现了血丝,在呼喊了半天之后,郁从良没有diǎn反应,赵寻直接开始狂躁,大喝道:“都想让我死!都想让我死!”

随后从身体之中爆发出一股狂暴的能量,将他的衣袍从胸膛部位鼓胀了起来,随后那股能量向下传递,嘭地一声气爆,一股气势突然之间冲了出来,将周围的烟尘全部都震荡了出去,赵寻的衣袍也鼓动了起来,下摆直接向上翻涌

就在这狂暴的一瞬间,赵寻一只拳头如同跃出水面,又再次贯入水中的鱼儿,直接朝着地面轰过去。

“碰!”

整个雷霆牢狱的地面,都是一阵颤动,上面铺盖着的稻草,也发出短促的,像是有人抖动的沙沙声。

赵寻一个拳头既然出了手,那定然不会收手。

他单膝跪地,对着雷霆牢狱的地面,不断迸射出拳,那让大地震颤的感觉,就像是要地震一样,洞壁之上的不灭火光,也开始有些像在风中一样的明灭。

打了一盏茶的时间,赵寻大汗淋漓,沾满灰尘的汗水流进赵寻的眼睛之中,赵寻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擦眼睛,雷霆牢狱在这一刻终于静了下来。

赵寻看着四周,心中又烦又闷,终究窜出无边的绝望之意。

“我的拳头居然连一块石头都没有砸下来!”

他这么猛烈的敲打,居然连雷霆牢狱地底的一个xiǎo石块都砸不下来,唯独留下几个深深的拳印,但是那些凹陷下去的拳印,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恢复,慢慢变得平整无比。

“赵寻,你可知错?”正在赵寻恍惚之际,一道声音在山洞之中响了起来,根本找不到声音的源头,但是赵寻能够分辨的出来,这就是郁从良的声音。

当下跪在地上,对郁从良説道:“徒儿知错,只要师父放我出去,我一定会痛改前非。”

赵寻説完,山洞之中久久静默,郁从良的声音没有出现。即便郁从良没有出现,赵寻也没有丝毫的放肆,依旧跪伏在地,稻草的霉味传入赵寻的鼻中。

“看来你还不知错!”郁从良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这一次比上一次要决绝很多,就像郁从良对周长老説话时一样的语气,看来郁从良已经有些生气了。

“错?老子何错之有!”

赵寻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当下癫狂地对着洞口説道:“你身为我师父,居然见死不救!孙长老还给了我几颗丹药,你这老东西给了我什么?”

説完这句话,赵寻大喘粗气,面容都有些狰狞了。

他跟郁从良见面的时候,郁从良就这么对赵寻説——你可知错?

当时赵寻以为郁从良是想迂回解救,便曲意逢迎,説自己错了,哪曾想在这雷霆牢狱之中,他都快被雷霆惩罚整死了,这郁从良居然还是这么问他,“你可知错”。

时至今日,郁从良可曾对他尽了一diǎn当师父的职责?根本没有。相比于那非亲非故的孙长老,郁从良连孙长老像赵寻的师父都没有。

“就凭你现在的执迷不悟,别説为师关你三年,就算关你十三年,二十三年,三十三年也不为过。”郁从良听了赵寻那不敬之语,语气倒是没有先前的愤怒了,反倒是言语轻缓地给赵寻宣判。

“我怕你个老东西!”

赵寻听了之后,一个箭步就朝雷霆牢狱的细铁柱冲过去,伴随着的是无比凶猛的一拳。

“轰!”

他那一拳刚刚接触到雷霆牢狱的细铁柱,能量涟漪还没有出来,一道雷霆倒是从赵寻的正上方打了出来,直接降落到赵寻的身上。

只那么一瞬间,赵寻的脸色变成惨白,整个人跌倒在地上不断抖动,全身上下都是无比的疼痛,无论什么样的姿势都是那么痛苦,赵寻眼中闪出无边的杀意,眼角呈三角形。

无缘无故,他不但没有出雷霆牢狱,反倒是多挨了一道雷霆。

稍微调整好了身体之中的气息,赵寻紧咬牙齿,盘膝而坐,双手因为愤恨,僵硬地下压到胸前,缓缓呼出一口浊气。

出不去,身体也因为雷霆的关系,要进行调理,赵寻只得开始运功疗伤,别的事情也不用去想了,因为明天又是三道雷霆,三年不变。

调理好了身体之后,赵寻站在细铁柱之前,看着那隐约的洞口,呆呆出神。

即使是黑夜,这洞穴之中依然是灯光明亮,赵寻就算是想睡也睡不好,吃的东西跟不用説,全都是粗茶淡饭,里面还有青虫,根本就是让人遭罪。

饭菜就摆在牢笼的旁边,赵寻没有吃一口。

如此静立,一夜未眠。

白山治疗阴道炎医院
酒泉性病
宿州治疗阳痿费用
白山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酒泉性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