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杨柳作家专栏】大不了老子回家种地去(剧本)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7:30 编辑:笔名
摘要:甲:(从乡长家里气呼呼地走出来,嘴里忿忿道)什么玩意儿,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这些年我忍够了,也受够了。大不了,老子回家种地去! 时间: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

人物简介:
甲,二十几岁,某乡镇府聘用干部;
乙:某乡政府乡长;
丙:某乡政府武装干事;

写作背景:
被乡里临时抽调过去——借用——那时候时兴,也多是这样子的。干几年后有人的就都转正了。甲由于他年轻,文笔又好,也是通过他自身的努力,没有一点社会背景,进得了乡政府上班。他很是荣耀。让他头疼的就是每年都必须得去领导家串门儿……故事也就是从一次去乡长家里串门铺展开来。

甲:(边走边说)哎!没法子,这不眼瞅着又到年关了嘛,还得去乡长家串门儿。(脸望着观众)串门儿拿点啥啊?啥?两瓶酒两瓶罐头?拉倒吧,扯呢吗这不是。那都是啥年月干的事儿了。现在到领导家你拿别个乱码七糟的,都不好使,啥都不如这个实惠(用三个手指头捻几下)。
你问我在乡上干啥呀?民用干部,就是临时的。民用干部不也是干部嘛。在我们乡里,能在政府大院里上下班,挣多少钱不说,那也算是很荣光的事儿呢!
你问我一年能挣多少钱?也挣不了几个钱儿,两千来块钱儿。
人家有钱的,一到过年的时候上领导家串门儿,一万两万的甩;我可比不了人家。把我这点工资都给他,我一家老小还活不活了?
这不,昨天我从乡财政借支五百块钱。你们说这俩子儿好干啥的吧!我寻思我就拿这五百块钱去乡长家串个门儿,意思意思就得了,可老伴儿说拿这俩子儿有些寒颤。弄不好别把乡长整生气了,那还不如不去了。

(他在乡长家大门口徘徊。)
(他趁没人注意的时候,从衣兜里掏出一千块钱——一百元面值的,在那一千块钱里,抽出五张放进另外一个兜里。一抬头,他说)有人来了(躲了起来)。

乙:(走到屏风前,敲门动作。走到屏风后。)

甲:这不是乡武装干事吗?他能溜须拍马了。
(他还在外面徘徊,手脚冻得跟猫咬的似的)这都进去快一个钟头了,他咋还不出来呢?冻死我了!

乙:(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乡长送到门口,转身回屋)

甲:你总算走了。(他搓着手,把手板贴紧嘴巴呵着取暖,并不住的跺脚,然后用哆嗦着的手指捏了捏方才塞进另一个兜里的那五百块钱,抬眼朝着自己家的方向望了望,眼睛里一片潮湿。迟疑了一小会儿,咬咬牙,终于还是哆哆嗦嗦地掏了出来,与先前那些钱放在了一块儿,板板整整的又揣进了衣兜里。直了直腰板儿,朝乡长家屋门——屏风,走去。他做了个敲门动作。)

(屏风撤了,展现在大家面前的是:前面放着一个长条茶几,茶几上放着一个暖瓶,两个杯子,一沓报纸,一盒“玉溪牌”香烟和一个打火机;茶几后面并排放着两个沙发)

丙:(戴了副眼镜,见甲进屋,忙从沙发里站起身,笑脸相迎)哎呦喂!小林哪!快快快,快坐下喝杯茶水暖和暖和。(忙着倒茶水,递给了甲)喝吧!

甲:(欠了欠屁股,朝丙点头哈腰后落座。两只手轻轻揉了揉泛红的脸,捏了捏耳朵,下意识地又把手放于唇边呵呵两下,然后搓两下,再用俩手捧起飘着茶香的热乎乎的杯子,用舌尖浅浅舔舐一小口,就轻轻地文雅的放到了茶几上。他觉得哪哪儿都不舒服。)

丙:(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递给甲)抽根烟。

甲:(他赶忙欠了一下屁股,连连摆摆手)谢了乡长,我不会抽。

丙:(把那根烟卷儿塞进烟盒里,重又拽出一只塞进嘴里,看了看甲。)

甲:(甲忙起身,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给乡长点着了烟卷儿。他朝乡长笑笑,不知道这会儿是坐下好呢,还是站着好……)

丙:(伸出手)你坐你坐。

甲:(尴尬地坐下,忐忑的看着乡长。)

丙:(坐进沙发里低头看着报纸,不再理会甲)

甲:(很尴尬,额头的汗都冒出来了。他只得没话找话)呵呵,乡长,这——这不快过年了嘛,乡长肯定忙是吧?

丙:忙,忙,很忙。一会儿还得出去。(还是头不抬眼不睁的,依然在看报纸)你还有事吗?

甲:(慌忙站起身,红头涨脸的,边说边从衣兜里掏出钱来往乡长眼皮下送)哦,这不,那啥,诶,这不要过年了嘛,感谢乡长这几年没少照顾我,也没少让您为我费心,我,我也不知道给您买点啥好,我就不买了,(瞅瞅手里的这点钱)我知道这点钱儿实在是拿出手,可是,不管多少,是我的一点点心意吧!还望乡长您别嫌弃。(往乡长手里塞)

丙:(他放下报纸,脸上立马飘来笑容)你看,你看你小林啊,不是我说你,(用手指着甲,一脸生气的样子)来就来呗,还拿啥钱呢?我知道你日子过得也挺紧绷的快把这钱拿回去,过年了,给老婆孩子买点新衣服啥的。我又不缺钱。快收起来吧。

甲:(慌忙站起身)快拿着吧乡长,这钱你要是不接着,我都没法出屋了!

丙:你这样不就见外了嘛!(他用手抓着钱,与甲推来拽去几下后,甲松了手,丙手里还抓着钱没放)

甲:(坐在沙发里喝茶水。心里空落落的,手也哆嗦起来,他用哆嗦着的手时不时的捏一捏已经瘪了的衣兜儿)
丙:(坐在沙发里,身子向后仰着,一只腿放在另一只腿上,二郎腿不时地翘着晃动。接着又如验钞机似的把这十张百元纸币像是无意间在手心儿里“哗”地划了一下,这钱都是“嘎嘎”新的,经过他这么一弄,发出了很刺耳的响声)

甲:(听了这响声,他的心如被刀剜似的疼。他仿佛又听到了猪的嚎叫。他真的想窜过去一把抢过乡长手里的钱,可是,他没有;他忍着。他强忍着,把刚刚欠起来的屁股重又坐回了沙发里)

丙:(看了一眼甲)小林啊,你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就这一次,下不为例啊。到我家里来串门儿什么都不用拿,空着手来坐坐我就高兴,我也双手欢迎呢!(又给甲快要凉了的杯子里续点茶水)

甲:(干巴巴笑笑,点了点头)

丙:(又把身子靠向椅背,二郎腿如前,把钱又划出了刺耳的响声

甲:(急了,心里在流着血,他实在是受不了了,他豁出去了。他忽地从沙发里弹起来,一把夺过乡长手里的一千块钱,狠狠地瞪了一眼乡长,然后推开房门,愤愤离去)

丙:(他完全傻了。他坐在沙发里,二郎腿虽然依然翘着,但是不再动了;两只手先是张着,然后右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木然地捏捻了几下,,脸气得铁青,忽地,闭紧二目,两只手使劲打了几下大腿。又猛地睁开双眼,愣愣地望着甲走去的影子,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他从来还没有遇见过像甲这样来串门儿——送礼的人呢!)

甲:(从乡长家里气呼呼地走出来,嘴里忿忿道)什么玩意儿,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这些年我忍够了,也受够了。大不了,老子回家种地去!

共 244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独幕剧的剧本。描写的是年关送礼的事。说到送礼,这是公开的秘密了。司空见惯浑闲事,相信已经吸引不了国人的眼球。生病住院,逢年过节,都是某些“人民公仆收礼”的大好时光,也是某些心怀叵测的下级千方百计抓住的“机遇”。剧本的主要看点是某乡镇聘用干部甲给乡长送礼,“夺礼”。从送礼到夺礼,这个过程,描写比较细腻。夺门而出是这幕剧的高潮。“这些年我忍够了,也受够了”,反映出送礼是必须年年念的“经”。年年难送年年送,“今年过年不收礼,收礼还得收回去!”理由也很充分:“大不了老子回家种地”,剧本的,大有“仰天大笑出门去”的快意!结构设置合理,人物形象鲜明。值得推荐。【编辑:贰桑】
1 楼 文友: 2014-06-02 16: 8:49 这是一幕独幕剧,显现的是正能量! 一介布衣,神交古人。
2 楼 文友: 2014-06-02 16:40:50 表演不易,剧本难写。且行且努力。 一介布衣,神交古人。
 楼 文友: 2014-06-02 16:41:24 问候作者。感谢投稿杨柳春风。 一介布衣,神交古人。
回复  楼 文友: 2014-06-02 18:46:20 谢贰桑编辑审评。问好。祝节日快乐!
4 楼 文友: 2014-06-02 19:08:24 欢笑老师不好意思,提个小意见,人物简介里的人物和文章里的人物是不是有些反了呢?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6-02 21:12:45 呵呵,是的。简介里的乙和丙位置反了。拉拉裤尺码怎么选
小孩积食用什么药好
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
吃什么可以治小便发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