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湖南纪委干部陆群辞去公职是个性不适合体制

2018-11-28 15:18:11

湖南纪委干部陆群:辞去公职是个性不适合体制

陆群

陆群端起面前贴着一张“陆主任”标签的茶杯灌了一口,突然提高声调:“我肯定是要辞职的!”

这位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新浪微博知名友“御史在途”,于一个月前在微博宣布,“兑现自己的承诺,辞去公职,以一人之力调查金银花更名事件背后的腐败问题”。

近日,沉默许久的陆群首度接受本报采访,谈及辞职始末及金银花更名风波的进展。

他曾觉得,体制内的生活如同一场漫长的马拉松征程,一旦进入跑道,就只能被裹挟着往前冲。而现在,44岁的他决意跑上岔路。

从政当官是为维护公平正义

辞去公职是个性不适合体制

这本是陆群的一个私人饭局。几经联系,上周末,陆群答应了钱江晚报的会面请求,并在饭局后接受采访。

地点在湘江边一家茶餐馆,主打陆群的家乡——湖南新化的土菜。这家人均消费不到50元的餐馆,是陆群的“食堂”,老板专门给他准备了杯子,上面贴着一张手写标签“陆主任”。

高大结实的陆群推开门,他的朋友——两位湖南本地的媒体人赶紧站起来,喊着“陆哥”。他们聚在一起,是想劝“陆哥”不要辞职。当天赴饭局的,还有一位声称被卷走了4亿元的老板。经牵线,他认识了陆群,想请陆群出谋划策。

浓眉大眼的陆群不爱笑,皮肤黝黑,和大部分的湖南人一样,说着一口“不普通的普通话”。媒体人邓飞与他相识十几年,曾评价陆群的长相,一看就是“一张正派人的脸”。

从政当官,维护公平正义,是陆群少年时便有的理想。他的家乡在湖南新化孟公镇双坪村,“穷乡僻壤”。他回忆,小时候在农村见多不平之事,甚至很多就发生在家族里,“当时懵懂觉得,将来当个官,可以维护公平正义,也可以让自己的家族少些冤假错案。”

陆群的仕途,在1996年夏天迎来转折。那一年,25岁的他任职于湖南省双峰县组织部,正在村里蹲点搞扶贫工作,“6月29号,突然接到,通知我明天下午赶到省纪委报到,跟班学习三个月”。次日,他用食品袋装上几件换洗衣服,匆匆赶往长沙。

省委组织部一度想留下陆群,但时任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杨敏之亲自批示后,只能放弃。已故的杨敏之,曾对这位出身农村的年轻人评价颇高,“记忆力很强,而且善于独立思考”——在湖南娄底师专念书时,陆群在一次元旦晚会上被要求表演节目,他不善歌舞,于是一口气背了圆周率的8000多位数字,震惊四座。

而今,44岁的陆群满脑子都是辞职。近,他辞职的申请被上级驳回,母亲的病情也让他揪心,朋友们纷纷批评他“太心急”,但对于固执的陆群来说,辞职仍然是一件“必须”的事情。他告诉钱江晚报:“辞职的想法早已有之,金银花风波只是一个导火索,归根到底,是我的个性不适合体制。”

他评价自己说,“很多人都认为我偏执,我觉得自己只是有点个性,比较倔,一旦形成自己的想法,其他因素很难改变,属于认死理的人。”

不愿做说假话的“陆处长”

愿做敢怒敢言的“新浪友”

去年4月中旬,陆群一度在微博中透露“厌倦了体制内生活”、“机关生涯倒计时”。然而,来自领导和家人的巨大的压力,让他的辞职很快搁浅。

2009年,陆群出任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办公室副主任,变成“陆处长”,却越来越厌倦机关里的风气。

“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太严重了”,陆群皱着眉头感慨,说假话的人太多,但他做不到,“不管对面坐的是什么人,我只讲真话”。他经常成为内部会议上猛烈抨击发言的一人。“得罪人没必要,关你什么事”,有朋友善意提醒,但并不起作用,“不说难受,如鲠在喉”。

机关之外,他还要找地方说话。2010年,微博兴起,他给自己取了名“御史在途”,“御史”即言官、谏官,他认为自己的纪检干部身份与其类似。

他时常强调自己“普通民”的身份,甚至有时发声,只称自己为“新浪友”,但这个敢怒敢言、爱憎分明的实名纪检干部,很快在微博上走红了。

2011年10月,他为家乡农民工维权讨薪,点名叫板长沙县委书记,发狠话称“如果经公正调查证实民工诉求不合理,我立即辞职以谢天下”,炮轰之举很快登上各大门户首页;除此之外,食品安全、反腐等问题,都是陆群微博言论的重点;为冤假错案打抱不平,更是家常便饭。

压力也随之而来。虽然有人乐见陆群接过烫手的“山芋”,但更多人将压力施加给陆群及他供职的单位。曾有领导提出,陆群公开批评其他党员干部“政治纪律不容许”,要求他取消实名认证、停止在微博上发表任何与政务有关的观点。陆群没有理会,“我是个讲政治的人,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政治纪律”。

昨日,陆群更新微博表示,还需一两个月,他便能够就正式去职。

【谈辞职】

如果我说了假话

愿意丢掉这份工作向天下人谢罪

:你曾经为了替农民工讨薪而和人“对赌”乌纱帽,现在又提出金银花不正名你便辞去公职,为什么总是以公职为赌注?

陆群:我作为一名农民子弟,没有任何背景,在机关里“混”到这个地步,对我来说,我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要打赌的话,只有这份公职看起来还稍微“值钱”一点。我就是想表明,如果我说了假话,我愿意丢掉这份工作向天下人谢罪。

:失去体制内的身份,会不会担心自己的调查无法开展了?

陆群:我作为一名纪检干部,和作为一名普通公民举报的效果是一样的,不需要“特殊渠道”。我离开机关反而会更好做一些,因为我没有压力了。我没有认为体制内的身份带给我很大的便利,在体制内有很多的羁绊和束缚,不光要考虑自己,也要考虑自己的单位、领导的感受。我经常在上批评这、批评那,引起舆论风波,对单位肯定不好,也给领导惹麻烦。

【谈金银花风波】

很多证据证明南方金银花改名的

背后存在腐败问题

:实名举报后,你收到了怎样的回馈?

陆群:国家食药监局也知道这个事情无法交待,暴露出一些问题,所以他们就采取了折中方法,给南方的金银花一些出路。比如他们规定,一些以金银花为原料的药品,药厂认为有必要把原料改成山银花的,可以向国家食药监局申请备案。这实质上还是人为设置了障碍,南方金银花的生存空间非常狭窄,依然给这个产业带来致命打击。关键的问题不是南方金银花的出路问题,我们南方的金银花千百年来就叫金银花,国家食药监局和国家药典委无权改名,品牌权不容剥夺,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不容损害,所以我们现在打算打一场公益诉讼。

:证据准备得怎么样了?

陆群:我有证据证明南方金银花改名的背后存在腐败问题。我肯定没有他们在背后搞权钱交易的直接证据,但是所有证据都将证明改名的背后肯定有不可告人的勾当,否则你凭什么这么改呢?证据掌握了很多,只是我还没有公开发表。

这几个月,和金银花有关的所有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我都看了一遍以上,有的看了四五遍,也和专家有过一些沟通,古籍中,包括《四库全书》里关于金银花的所有条目我都看过了。专家们给我的建议是,不要陷入到学术的纷争里去,(声调提高)这不是一个学术问题,而是为什么要把金银花改名的问题!两者区别客观存在,但这不是改名的理由。

【谈反腐】

我国没有专门的反腐败法律

这是有缺陷的

:现在反腐呈现高压态势,你作为一名纪委干部,有那些建议?

陆群:要从源头解决腐败问题,还得加强制度建设,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这就是我们预防腐败部门要做的事情。我们国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部专门的反腐败法律,这是有缺陷的。

我经常说,按照刑法规定,一个官员受贿10万,起点刑罚是10年,这个处理还是比较严的,但是如果一个官员的亲属利用他的职务影响去经商,打“擦边球”,他可能赚了几个亿,甚至几十个亿,法律还不好追究。但是你说,一个领导干部的家属去经商,他怎么可能不多得到一些利益,多占有一些资源呢?这就是一个利益冲突的问题。一些法治比较健全的国家,他们不允许这种现象存在,这样做是违法的,而在我们国家,仅仅是违反相关规定和制度,甚至连相关规定和制度都不违反。所以我觉得还要加紧修订防止利益冲突法。(本报

黄小星)

电子料回收
太阳能路灯
防火套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